•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名曲赏析

最销魂的《梅花三弄》

时间:2013/7/17 8:49:58   作者:佚名   来源:网络   阅读:560   评论:0
内容摘要:  梅花,志高洁,冰肌玉骨,凌寒留香,历来是文人墨客咏叹的对象。琴曲《梅花三弄》,又名《梅花引》、《梅花曲》、《玉妃引》,早在唐代就在民间广为流传。相传为东晋大将桓伊所作笛曲《梅花三弄》,后人移植为琴曲。曲中泛音曲调在不同徵位上重复了三次,故称“三弄”。《乐府诗集》卷三十平调曲与...

  梅花,志高洁,冰肌玉骨,凌寒留香,历来是文人墨客咏叹的对象。琴曲《梅花三弄》,又名《梅花引》、《梅花曲》、《玉妃引》,早在唐代就在民间广为流传。相传为东晋大将桓伊所作笛曲《梅花三弄》,后人移植为琴曲。曲中泛音曲调在不同徵位上重复了三次,故称“三弄”。《乐府诗集》卷三十平调曲与卷三十三清调曲中各有一解题,提到相和三调器乐演奏中,以笛作“下声弄、高弄、游弄”的技法,琴曲中“三弄”的曲体结构可能就是这种表演形式的遗存。琴曲《梅花三弄》这种反复的处理旨在喻梅花在寒风中次第绽放的英姿、不曲不屈的个性和节节向上的气概,通过歌颂梅花不畏寒霜、迎风斗雪的顽强性格,来赞誉具有高尚情操之人。

 

最销魂的《梅花三弄》

 

  《梅花三弄》的历史典故是东晋大将桓伊为狂士王徽之演奏梅花《三调》的故事。《晋书·列传五十一》和《世说新语·任诞第二十三》里都曾记载了这段典故。桓伊善吹笛在当时很有名气,王羲之的儿子王徽之慕名已久,但一直没有机会听其演奏。王徽之应召赴东晋的都城建康,所乘的船停泊在青溪码头。恰巧桓伊在岸上过,桓伊与王徽之并不相识。这时船上一位客人道:“这是桓野王(桓伊字野王)。”王徽之便命人对桓伊说:“闻君善吹笛,试为我一奏。”桓伊此时已是高官贵胄,但他也久闻王徽之的大名,便下车坐在胡床上,出笛吹三弄梅花之调,笛声悠扬悦耳,清亮激烈,高妙绝伦。吹奏完毕,桓伊立即上车,扬长而别,宾主双方没有交谈一句话。晋人之旷达不拘礼节、磊落不着形迹,由此事可见一斑。

 

  根据《晋书》的介绍,桓伊是武将,被封为右军将军,都督豫州诸军事。也许是音乐陶冶了他的心性,桓伊为人谦虚朴素,个性不张扬,曾立大功而从未招忌。正是由于这样的性格,他才能静下心来精研音乐。《晋书》称赞了他这方面的突出才能,“善音乐,尽一时之妙,为江左第一,有蔡邕柯亭笛,常自吹之。”东晋太元八年(公元383年)前秦苻坚率大军进攻东晋,时任中郎将的桓伊与冠军将军谢玄,辅国将军谢琰共破苻坚于淝水。而丞相谢安也因立下存晋之功而进官至太保。后来晋孝武帝之弟司马道子与谢安发生权争,屡进谗言,对谢安极尽诽谤。晋孝武帝对谢安有了猜疑之心,渐渐开始冷落谢安。桓伊对此很是不平,在一次宴会上,桓伊为晋孝武帝演奏一曲悲歌《怨诗》,诗中唱道:“为君既不易,为臣良独难。忠信事不显,乃有见疑患。周旦佐文武,《金滕》功不刊。推心辅王政,二叔反流言。”桓伊“声节慷慨,俯仰可观”,使晋孝武帝甚有愧色,谢安也为之动容。

 

  桓伊既敦和又风雅,而王徽之狂狷且博闻,二人相会虽不交一语,却是难得的机缘。正是由于桓伊和王徽之的不期相遇,才导致了千古佳作《梅花三弄》的诞生。郭茂倩《乐府诗集》卷第二十四南朝宋人鲍照《梅花落》解题称,“《梅花落》本笛中曲也”,“今其声犹有存者”。今存唐诗中亦多有笛曲《梅花落》的描述,说明南朝至唐间,笛曲《梅花落》较为流行。关于笛曲《梅花落》改编,移植为琴曲《梅花三弄》,明代有人认为是唐人颜师古把《梅花三弄》改编成琴曲,流传至今。颜师古所作《江梅引·忆红梅》中“漫弹绿绮,引三弄,不觉魂飞”句。《梅花三弄》曲谱最早见于明人朱权《神奇秘谱》,谱中解题云:“桓伊出笛为梅花三弄之调,后人以琴为三弄焉。”关于《梅花三弄》的乐曲内容,历代琴谱都有所介绍,与南朝至唐的笛曲《梅花落》大都表现怨愁离绪的情感内容不同。明清琴曲《梅花三弄》多以梅花凌霜傲寒,高洁不屈的节操与气质为表现内容,用以隐喻具有高尚节操的人。明人《杨抡伯牙心法》记载:“梅为花之最清,琴为声之最清,以最婉之声写最清之物,宜其有凌霜音韵也。三弄之意,则取泛音三段,同弦异徽云尔。”琴曲中采用完整重复三段泛音写法不多见,“故有处处三叠阳关,夜夜梅花三弄之诮。”(《律话》)。

 

  关于《梅花三弄》还有这样一段故事:南宋的爱国主义词人洪皓,在出使金国时,曾被扣留十余年,他面对敌人的威胁利诱,坚定不移,不屈不降,保持了高尚的民族气节,最后终于返回南宋。临行前夕,他写下了《江梅引·忆红梅》一词,其中有“断回肠,思故里。漫弹绿绮,引三弄,不觉魂飞”的句子,表现了洪皓得知自己将返回故里的消息后,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,操起绿绮琴,演奏一曲《梅花三弄》,借梅花的傲霜凌雪来比喻自己的坚贞不屈,并以回忆江南的梅花来寄托自己对南宋的深切怀念之情。

 

  晋代的笛即现代的箫,《梅花三弄》的改编在一定程度上体现出晋代笛曲的风格。据说明清金陵十里秦淮河上,《梅花三弄》是歌舫之上最流行的笛曲之一。《梅花三弄》几乎成了以秦淮八艳为代表的名妓们的必修科目。桨声灯影里传来阵阵清笛声,为当时一佳景。秦淮河甚至诞生了“停艇听笛”、“邀笛步”等人文景观。清人周显祖编,1820年刻本虞山派《琴谱谐声》有琴箫合奏的曲谱,其节奏较为规整,宜于合奏,清人秦维瀚辑,1868年刊本广陵派晚期的《蕉庵琴谱》的《梅花三弄》,其节奏自由跌宕,更显梅花刚健挺拔的气质,特别曲终前音乐突然从F调转入a角调,令人耳目一新。情趣高雅的《梅花三弄》以其鲜明的音乐形象和特有的艺术魅力,也为今天人们所喜爱。其演奏形式,除古琴独奏、琴箫合奏外,还被改编为钢琴独奏、民乐合奏、琵琶独奏、琴与编钟合奏等广为流传,这些演奏形式,也甚为悦耳动听和具有古情古意。歌星姜育恒还演唱过一首流行歌曲《梅花三弄》,也是取自古曲,歌词唱道:“红尘自有痴情者,莫笑痴情太痴狂;若非一番寒彻骨,哪得梅花扑鼻香;问世间情为何物,只教人生死相许,看人间多少故事,最销魂梅花三弄。”从通俗歌曲的角度来看,也算得上是一首佳作了。



相关评论

 

联系电话:13852370000  QQ交流群:185087742 淮安市古琴学会 站长QQ:4885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 E-mail:ljx@hagq.org

 

传承古琴艺术,弘扬传统文化。欢迎您访问淮安市古琴学会官方网站!

Copyright © 2013-2018 The Huaian Academy of Guqin, All Rights Reserved 

淮安市古琴学会 版权所有

苏ICP备13038304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