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古琴文化

舜奏《南风》治天下

时间:2013/7/17 8:46:58   作者:佚名   来源:网络   阅读:822   评论:0
内容摘要:  舜,受尧禅让治理天下,“刑政日以明,礼乐日以备”。孔子编《尚书》,著录文献从唐尧虞舜开始。因为唐虞以前年代太久远,传说成分较多,故删而不录,故此《尚书》被尊为信史。《尚书·虞夏书》记载,舜曾命音乐大师夔主管乐官,“教胄子,直而温。宽而栗,刚而无虐,简而无傲。诗言志,歌永言,律...

  舜,受尧禅让治理天下,“刑政日以明,礼乐日以备”。孔子编《尚书》,著录文献从唐尧虞舜开始。因为唐虞以前年代太久远,传说成分较多,故删而不录,故此《尚书》被尊为信史。《尚书·虞夏书》记载,舜曾命音乐大师夔主管乐官,“教胄子,直而温。宽而栗,刚而无虐,简而无傲。诗言志,歌永言,律和声。八音克谐,无相夺伦,神人以和”。在《乐记·乐施篇》中也记载“昔者舜作五弦之琴,以歌《南风》。夔始制乐,以赏诸侯。故天子之为乐也,以赏诸侯之有德者也,德盛而教尊,五谷时熟,然后赏之以乐。故其治民劳者,其舞行缀远;其治民逸者,其舞行缀短。故观其舞知其德,闻其溢知其行也。”从声音哀乐以考察治乱,说明舜深明音乐的性质及其政治教育功能。

 

  舜一生非常喜欢音乐,又命乐师质整理帝俊时代的《九招》、《六英》、《六列》几支乐曲组成新的乐曲,其中《九招》又叫《九韶》,因为使用箫、瑟等细乐器配合演奏,所以《九招》 又叫《 箫韶》 。《 史记· 夏本纪》 云:“于是禹乃兴《九招》之乐。”索隐云:“即舜乐《箫韶》。”舜在独居的时候弹着五弦琴自己作歌《南风》,其辞曰:“南风之熏兮,可以解吾民之愠兮。南风之时兮,可以阜吾民之财兮。”意思是南方和煦的风呀,吹散人民的愁苦啊;南风及时吹来呀,增长人民的财富啊。宋人朱长文《琴史》云:“舜在侧微,以琴自乐,虽瞽象之难而弦歌不绝,所以能不动其心,孝益蒸也。旧传有思亲操,此之谓乎,及有天下,弹五弦之琴以歌南风而天下治。”故晋人夏侯湛《虞舜赞》云:“垂拱临民,咏彼南音。”

 

  关于“帝舜弹五弦之琴,以歌《南风》”,古籍多有记载,《文选·琴赋注》引《尸子》云:“舜作五弦之琴以歌南风:‘南风之熏兮,可以解吾民之愠。’是舜歌也。”《韩非子·外储说左上》云:“有若曰:‘昔者舜鼓五弦,歌南风之诗,而天下治。’”《史记·乐书》云:“舜弹五弦之琴,歌南风之诗而天下治。……夫南风之诗者生长之音也,舜乐好之,乐与天地同意,得万国之欢心,故天下治也。”《韩诗外传》四引《传》云:“舜弹五弦之琴,以歌南风,而治天下。”《淮南子·泰族训》云:“舜为天子,弹五弦之琴,歌南风之诗,而天下治。”《新语·无为篇》云:“昔舜治天下也,弹五弦之琴,歌南风之诗。”《风俗通·声音篇》云:“《尚书》:‘舜弹五弦之琴歌南风之诗,而天下治。’”《文选·归田赋赋注》云:“《礼记》曰:舜作五弦之琴,以歌南风。郑玄注曰:南风,长养之风也。《毛诗》曰:南风之熏兮,可以解吾民之愠兮。蔡邕《琴操》曰:伏羲氏作琴,弦有五者,象五行也。”等等。

《南风》一直为后世琴家所称赏,众所熟知的《虞舜熏风曲》即本此而来,三国魏人王肃注《孔子家语·辨乐》云:“昔者:舜弹五弦之琴,造南风之诗。其诗曰:南风之熏兮,可以解吾民之愠兮;南风之时兮,可以阜吾民之财兮。唯修此化,故其兴也勃焉,德如泉流。”借孔子对其学生冉有涉及琴音之分析阐发琴音正人心的观点,盛赞远古虞舜奏五弦琴,歌《南风》用琴音感化人民,故其国生机蓬勃,美德如泉流不绝,至今王公大人讲述,无所遗忘。唐人司马承祯《素琴传》论琴音魅力与社会功能时称:“黄帝作《清角》于西山,用会鬼神;虞舜以《南风》之诗而天下理。此皇王以琴道致和平也,故曰琴者乐之统,君臣之恩也。”清人徐棋《五知斋琴谱·上古琴论》论琴声“正”云:“视琴听音,可见志观治,知世道之兴衰。故舜弹五弦之琴,歌《南风》之诗,以平天下之心,为太平之乐也。”陈敏子《琴律发微》中也云:“夫琴,其法度旨趣尤邃密,圣人所嘉尚也。琴曲后世得与知者,肇于歌《南风》,千古之远,稍诵其诗,即有虞氏之心,一天地化育之心可见矣,矧当时日涵泳其德音者乎?”

 

  几千年来,人们谈论琴,几无不尊崇虞舜弹奏的《南风》之曲,它成了中国历代琴文化中关于琴德的文化标志,儒家对琴定义为:“琴者禁也,禁邪思,以正人心也。”虞舜《南风》琴曲被奉为琴道典范,盖因其“德如泉流”,“以平天下之心”,“以琴道致和平”的内涵。“和”是历代儒家音乐美学中最下之心”, “以琴道致和平”的内涵。“和”是历代儒家音乐美学中最受崇尚的理想境界,古琴曲《南风》正是心平德和的平和之音,体现了中国传统音乐思想,对后世的影响可谓深广久远。

 

  由此可见,在文人的古琴音乐思想中,每一涉及古琴曲《南风》,都被放在最尊之位。这是源于古老的正统信念,具有更多的政治性,它与儒家的修身齐家,治国平天下的理想相一致,也是怀有政治抱负的文人要在琴上体现的崇高理想。唐人许敬宗的《奉和初春登楼即目应诏》是应皇帝之命所写,诗的中心是在歌颂圣君的天下大治:“琴上凯风清。”歌颂当世君主,有时比之古圣,有时直接颂之,虞世南的《奉和幸江都应诏》与许敬宗的诗境相近,在于称颂当代君主的圣明:“虞琴起歌咏,漠筑动巴谕。”是说琴上如虞之大治以歌《南风》,颂喻甚高。李迥秀在其《奉和幸安乐公主山庄应制》中,也以虞舜熏风之琴来称颂皇帝“手舞足蹈方无已,万年千岁奉熏琴。”张濯的诗《题舜帝庙》因风想琴曲,颂圣治:“向晚风来庭下柏,犹疑琴曲韵南熏。”可见颂圣人之德,琴之《熏风》曲成为有特别象征性之代表。

李白的诗中也有以圣贤之德存于琴而颂的诗,《送杨少府赴选》以《南风》之琴来写其时的政治清君圣主,诗写琴既在颂圣,又在怀贤:“大国置衡镜,准平天地心……吾君咏南风,衮冕弹鸣琴。时泰多英士,京国会缨簪。”元稹在《桐花》诗中更借梧桐研琴而颂圣贤,辨雅郑,阐发圣贤琴的至高境界:“……君闻熏风操,志气在愔愔。……北里当绝听,祸莫大于淫。南风苟不竞,无往遣之擒。……天子既穆穆,群材亦森森。……和气浃寰海,易若溉蹄岑……”全诗述裁桐为琴,用音乐抒发理想,以琴调君、臣、民、事、物,用《南风》劝君主致孝、礼贤,戒奢侈,忠祖先,用心治国。元稹此诗中圣贤琴心,精微周到得到充分的表达。

 

  在李夷亮的《南风之熏赋》中写道“伊昔虞帝君临、忧劳是切,将纳隍为己任。垂大训于前烈、援琴写操、知庶政之惟和。”显示了虞帝治天下而用琴的意义所在。李方叔也有《南风之熏赋》,说“熏风”是“养人顺圣”之用,也就是说利人民之生息、助君王之德政,则又不只是解民之温了。所以,大治之天下则是“歌祖德而庶事用康,谐舜乐而鸣琴不撤”了。韩愈在《上已日燕太学听弹琴序》记述了太学之十多位儒官的宴会上,听一位儒生弹奏歌颂圣贤之曲,追夏、商、周三代之遗音,悟上古圣人之德的特别集会。与会者:“……歌风雅之古辞,斥夷狄之新声,褒衣危冠,与与如也。有一儒生、魁然其形,抱琴而来,历阶以升,坐于尊组之南,鼓虞代之《南风》,赓以文王宣王之操,忧游夷愉,广厚高明,追三代之遗音,想舞雩之咏叹。及暮而退,皆充然若有所得也。武公于是作歌诗而美之,命属官咸作之,命四门博士昌黎韩愈序之。”此宴会中奏一系列圣贤之曲,以至于日暮方毕,而且人人作诗以记之以美之,乃是在怀上古圣君之德三代洽世之盛。这次集会是圣贤琴的一个隆重展现和宣示,诸儒官虔诚之极,“皆充然若有所得”了。

蒋防的《舜琴歌南风赋》写舜帝弹琴而奏《熏风》之曲,得以“厚风俗、和神人、正父子、明君臣,三才所以交,百姓所以亲”。并引《南风》歌词:“南风之熏兮以阜吾之民。”进而解释琴上的各音说:“角之音兮和而治。商之音兮廉而耻。徵之音兮正而始。”以每一个音可以表达一种思想或意境是不可能的。所以这里的“角之音”、“商之音”、“徵之音”应解释为“角调”、“商调”、“徵调”,调式或可以有某种属性,在具体运用中,或者表达某种思想情绪最为洽当。蒋防甚有感想地说诸音“皆可以叙九功,康百揆,琴之声兮既如此,歌之声兮复如是”。更赞叹道:“是知尽善之乐,非圣人兮熟作。”他认为古圣君的琴中至美至高至尊至要者,是无复加于舜之《南风》之上了。



相关评论

 

联系电话:13852370000  QQ交流群:185087742 淮安市古琴学会 站长QQ:4885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 E-mail:ljx@hagq.org

 

传承古琴艺术,弘扬传统文化。欢迎您访问淮安市古琴学会官方网站!

Copyright © 2013-2018 The Huaian Academy of Guqin, All Rights Reserved 

淮安市古琴学会 版权所有

苏ICP备13038304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