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会员空间

学琴记(十三) 记忆深处的《满江红》

时间:2015/1/21 21:13:13   作者:风荷举   来源:学会   阅读:320   评论:0
内容摘要:这就是为什么像我这样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,会有那么强烈的武侠情结,整天幻想着骑马仗剑走天涯。

 

最近连续学了两首小曲子,一首《风求凰》,一首《满江红》。两首曲子几乎是同时学的,但平时还是练《满江红》多一些,练《凤求凰》很少。

基于“观千曲而后晓声”,我一直说愿意弹好老师教的每一支曲子,但私下里我其实是有明显偏向的。

我只能把《秋风词》、《凤求凰》这样的曲子当成不得不做的练习。弹着《泣颜回》和《鸥鹭忘机》时却有很强的情绪带入感。

《鸥鹭忘机》让我联想起早年间听大提琴演奏圣桑的《天鹅》。我会觉得我就是那只高蹈的水鸟。

开始学《凤求凰》的时候,我无意中发现古歌《满江红》也是一首古琴曲,立刻在QQ上要求老师教我弹。他说,好。

第二天晚上,我发现老师中午时曾在Q 上打招呼,因为我没在线,他也没说什么事。

忽然有点担心,怕他仓促之间答应教我弹《满江红》,之后又后悔了。之前我曾多次恳请他教我弹《琴学门径》上的《沧海一声笑》,他一直不肯,说那不是正经的琴曲。

果然在电话里他问我为什么突然想起学《满江红》。

正所谓“事不关心,关心则乱”,一时间,我的解释有点语无伦次。

我第一次听到《满江红》这首古歌,是小时候,五、六岁,可能更小一点。

这个年龄的小孩子其实对感情是很敏感的,全然不似大人以为的那么懵懂。

那个时候,我很少见到我的父母,他们好像只有快过年的时候才会想起我。

印象中父亲是个拘谨的人,他不会像外公那样,时常一脸严肃地拿着写有方块字的卡片叫我认,他也不会像外公那样宠我宠得没边没沿的。

他应该……也是喜欢我的吧?

寒冷的早上,为了哄我在被窝里多待一会儿,他会讲普希金的《渔夫和金鱼的故事》给我听。他只有这一个故事,反反复复地讲,但是因为我很少见到他,有一个故事也已经心满意足了。

唱歌呢,也只有一首歌,就是岳飞的《满江红》。

“壮士饥餐胡虏肉,笑谈渴饮匈奴血”,对那么小的小孩儿唱这首是不是太不合适了?

但你要知道,随后不久,我将经历人生第一次最惨痛的离丧,骤然之间失去外公的庇祐和宠爱,如同被命运之手从象牙塔一棒打入地狱!

也许父亲在给我唱《满江红》的时候,就在暗示我,他不会像外公那样宠我保护我,我得自己有足够的心灵力量来直面人生的风刀霜剑。

这就是为什么像我这样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,会有那么强烈的武侠情结,整天幻想着骑马仗剑走天涯。

老师只用了五十分钟时间就教会我弹《满江红》,还说他教得很轻松。

而我自己想要弹出内心的万丈豪情,又不知要经过多少艰苦的磨练。

十年磨一剑,霜刃未尝试。今日把示君,谁有不平事?!



相关文章
相关评论

 

联系电话:13852370000  QQ交流群:185087742 淮安市古琴学会 站长QQ:4885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 E-mail:ljx@hagq.org

 

传承古琴艺术,弘扬传统文化。欢迎您访问淮安市古琴学会官方网站!

Copyright © 2013-2018 The Huaian Academy of Guqin, All Rights Reserved 

淮安市古琴学会 版权所有

苏ICP备13038304号